2008年10月25日 续昨天

昨天说到危机来临时的解决办法。其实办法总是有的,问题是谁也不知道对错。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理论,但是对于我来说如何推翻我曾经学习到的一切才是我成长的过程,也许这一点对中国同样重要。

是不是继续保出口?别管北美还是欧洲能保多少保多少,物美价廉的中国货总是好东西。他们穷成这个样子,还不得接着买咱们的产品。这个没什么大错。大意就是现在还得努力,该怎么干怎么干,先要保住一批饭碗。缺点是没有远见和计划,受制于人,不能改善经济结构,不能给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埋下种子。大体上可以称为“喝粥吊命”,必然要有,却不要指望好转。

那是不是拉动内需,升值人民币?这个分两个说,升不升值不管它,拉动内需是应该做的。不仅应该做,而且早就在做,为什么就是做不成才是问题!成天讲产业结构升级,讲中国东重西轻,地域分布不均衡,从我考大学的那年地理书上就是这么教的,到现在也还是这样。当然原因总是很多,咱们老百姓有个天生的优势就是,没人给咱俸禄要咱去管为什么这样,在理想国,我们只需说“你们干的这是什么活,为什么没干好?!”有越说越远的趋势,拉回来说内需。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路并不轻松,在解放的时候大家都不大识字,就更不要说治国了,一路走来犯过无数错误,但是有几件事情是做的不错的,一个是建立一个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,一个造出了原子弹,一个告诉农民你们自己干吧政府不捣乱了,一个免除农业税。(刚刚开过的三中全会的一些提法也非常好,还要看实施的情况。)前两个成就是剥削农民来的,道理也简单,当时全是农民全是农业,不挤农业,不压农民,又没有外来力量的援助,没有实现工业化的可能。后两个是正常经济的开端,历史意义不用说了。这和内需有什么关系呢?因为现在已经不需要先富起来的人了,现在需要的是中产阶级。中产阶级这个词被搞得很混乱,我理解就是主要靠劳力吃饭,在基本生存需求以外还要满足其他需求的阶层。(不能作为定义,只是自身的理解)

添加新评论